阿根廷(Argentina)-上

240px-Flag_of_Argentina.svg

距離台灣最遠的國家之一,也是我一直很想造訪的,本來計畫只停留兩週,最後變成停留最久的地方,總共花了40天環遊阿根廷,也是我在南美最愛的國家,美景、美女、美酒、美食、梅西讓我深深愛上它。

美景:幅員遼闊,是世界領土第八大,國土南北橫跨熱帶、副熱帶、溫帶、副極地氣候,境內擁有多樣的自然地理景觀,西北部安地斯山脈延伸的沙漠與岩漠、西部的高山湖泊、東北部的熱帶雨林與大瀑布、西南部Patagonia的雪山與大冰川、東部的海岸線,以及最南端前往南極大陸的世界盡頭。

美女:大量來自義大利、德國、法國與西班牙的移民,歐裔占總人口90%。在祕魯與波利維亞看了將近兩 個月的印加原住民大媽們,到了阿根廷眼睛全亮。

美酒:阿根廷是南美以及新世界重要的葡萄酒大國,其中以Malbec品種最有名,約台幣150可以喝到一瓶不錯的紅酒了,之後回台灣看到阿根廷進口的酒都要400起跳。

美食:阿根廷的炭烤牛排與羊排,搭配紅酒吃完覺得不枉此生。另外還有特殊的焦糖醬(Dulce de Leche)搭配麵包吃,內心與口中的麵包都要一起融化了。

梅西:FIFA最愛用阿根廷國家隊了,Messi!Messi!Messi,但新髮型是怎麼回事?

旅途中最困擾我的三件事是:

一、受通膨影響,餐廳、交通住宿、活動費等都相當昂貴,跟西歐差不多,我又在阿根廷待最久,每天記帳時都慘叫連連,另外ATM一次只能領約台幣4,000元,並非所有地方都可以使用信用卡,讓我領了很多次錢,付了不少手續費。

二、搭巴士行李不能自己放,另外有人負責幫你放(取)行李,並收取小費,有些人你不給他小費,會當場翻臉。

三、阿根廷實在太大了,動輒10小時的長程巴士坐到屁股爛掉,坐到吐。

Humahuaca

從Uyuni搭夜車結果半夜3點就到了,但海關要6點才開,所以與同車的兩個瑞典旅人只能露宿街頭,非常無法理解這班夜車的邏輯,但想到人生路上還有更多無法理解的問題,而且自己也不是一個人邊發抖邊等,內心有比較平衡,總算熬到海關開門,海關檢查完護照卻要我們留下,原來是要等另一個晚來的海關所帶的出境章。

到了阿根廷海關是另一個災難的開始,因為阿根廷發給台灣的簽證方式是類似越南、緬甸與尼泊爾,另外給你一張紙,海關花了半小時研究,終於破解那張紙放我入境,他們當下應該覺得工作又充滿挑戰,霎時很有成就感。阿根廷簽證在台灣申請比較好過,費用是160美金,後來漲價到250美金,跟埃及政府一樣把觀光客當提款機,但埃及簽證費只要25美金啊。

阿根廷西北部屬於安地斯山脈的延伸,自然景觀與人文風情較接近玻利維亞。主要參訪Quebrada de Humahuaca河谷的沿線城市,從邊境前往第一個城市Humahuaca的路上又遇到巴士故障,在路邊等了近一個小時才有調派的新車過來接客。

P1390719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Purmamarca

阿根廷也有彩虹山Cerro de siete colores(七色山),比祕魯輕鬆太多,走一小段路就到了,但喜歡自虐的我覺得一切太簡單抵達了,反而不習慣。

 

參觀當地的墓園,並不會讓人覺得可怕反而多了分小巧可愛。

 

 

 

Tilcara

最著名景點是考古遺跡Pucará de Tilcara位處山丘上的防禦要塞,為Omaguaca部落的行政與軍事中心,全盛時期有約2,000居民,後來被印加帝國征服。

 

 

 

 

Salta

西北部的最大城市,有從荒野回到文明社會的感覺,城市仍保留相當多的殖民時期建築,我愛的幾個元素這裡都找得到:教堂、塗鴉、大樹。在此認識來自法國的Quentin,之後各自跑行程,他去智利又回來阿根廷,我則是環遊阿根廷,兩人一個月後在El Chalten會合,一起爬Fitz Roy與慶祝聖誕節,四個月後我來到他法國老家作客。

 

 

Iglesia San Francisco 教堂是Salta最著名的地標之一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Cafayate

會來到這悠閒宜人的小鎮,是個美麗的意外,原本不在我的行程中,只是因為買了紅酒隨意查詢產地在哪裡,結果有順路就來了,還不小心待了四天,住到溫馨民宿,其中三晚整間Dormitory都只有我一個人,既然來到紅酒產地,只好每晚微醺,偷聽隔壁餐廳live band的阿根廷傳統歌謠,才不枉費人生了。

 

 

因為阿根廷的物價昂貴,餐餐外食會超出預算,為了生存開始下廚,才明白原來最難的不是煮飯,而是煮完後你要把它全部吃完!起初只會煮義大利麵,只能透過麵條形狀、醬汁與各類蔬菜做變化,一週後發現泡麵超級興奮,有泡麵加蛋吃了,後來開始煎牛排,如果中午在外,也事先自製三明治或者就吃焦糖醬配麵包。終於在一個月後成功用瓦斯爐煮出白飯,當下的心情就像哥倫布發現新大陸一樣!覺得人生再次充滿希望。

 

 

參加死觀光客一日遊-戶外地理教室:參觀峽谷、岩石經風化與水蝕,經板塊擠壓產生的摺皺地形等地質景觀。

 

 

很興奮騎腳踏車去酒莊了,碎砂石路面與上坡實在太辛苦,改牽車步行,終於抵達酒莊,紅酒搭配起司喝爽爽,一路的辛苦疲勞都消散了,藍天白雲、綠意盎然的林蔭、葡萄田與遠處延綿的山脈構成迷人景色,是視覺、嗅覺、味覺交疊的多重饗宴。而回程微醺騎車一路下坡非常暢快,腦內啡與酒精的結合!

 

 

最愛這間家庭經營的小酒莊DOMINGO MOLINA,沒有大酒莊的規模,卻多了人情味,帶你簡單參觀完生產線,開始試飲,並提供免費的起司與餅乾搭配,中途換酒時有把第一支留下,以為是讓我續杯,續了半杯,後來才知道原來是讓我看背面酒標的資訊。而且只要你有買酒便不收你試飲與參觀生產線的費用。我試喝了五種紅白酒搭配起司餅乾以及帶回一瓶酒大概才300台幣吧,Salud 敬 人生!

 

 

 

 

先在第一個酒莊遇到這對Couple,推薦我很多阿根廷景點,後來又在另一間酒莊巧遇,邀請我隔天跟他們去峽谷,可惜我昨天已經去過了,順便跟他們靠夭一下阿根廷簽證很貴。P1420353

Tafi del Valle

青旅推薦的另一個美麗河谷小村莊,好喜歡、好喜歡、好喜歡這種沒有太多觀光客,靜謐悠閒的氣氛,深深覺得阿根廷真的太美了,是想逼死誰!

 

 

 

 

趁四下無人趕緊拍些假掰照。

 

 

Dique la angostura

被google map騙了,地圖看起來是愜意的2小時環湖健行,結果走了5小時才走完一半,途中一度誤闖私地差點被惡犬咬,第一次體驗什麼是「內有惡犬」,還以為狗狗都會搖著尾巴跟你撒嬌。最後要趕下午的車,決定原路折返,遇到好心大叔,主動停下來載我,省了40分鐘的路程,回到住宿,發現雙腳已起水泡,嘴巴已曬傷,當晚開瓶紅酒慶祝歷劫歸來,活著真好!

 

 

中途經過考古遺跡Los Menhires Archeological Reserve,可追溯到西元前780至820年間。

 

 

San Miguel de Tucuman

旅行兩個月來遇到的最高溫-攝氏36度,逛市區差點中暑,殖民建築沒看完便趕緊躲回冷氣房。

 

 

San Juan

沒有先訂住宿,到了才發現客滿,找不到另一家青旅,走投無路在公園休息時,隨意打開手機居然有免費WIFI,才順利找到住宿,簡直是神蹟!這個城市處處是林蔭大道,很舒服,阿根廷人貫徹星期天是休息日,路上店家全關,整個城市像空城,好不容易才找到超市採買午餐與晚餐食材,參觀完第七任總統Domingo Faustino Samiento故居後,沒地方去了,很假掰的加入當地人在公園小跑10公里,只是大意將喝剩的半瓶紅酒放廚房,結果被喝掉了,才驚覺這是9天來唯一清醒入睡的夜晚。

 

 

Mendoza

阿根廷最主要的葡萄酒產地,周遭坐落上千座酒莊生產出全國三分之二的葡萄酒,另外也是樹比人多的城市,處處是林蔭大道,人行道也都有一個車道寬,相當適合人居,是我在阿根廷最愛的城市(絕不是因為葡萄酒產地)。城市從1983年開始,每年都有選美比賽,葡萄收成時會舉辦嘉年華慶祝會讓整個城市陷入狂歡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參觀三間酒莊與一間橄欖油工廠

 

 

Aconcagua national park

參加死觀光客一日遊,前往靠近智利邊界的國家公園,沿途經過人工水庫,河谷,滑雪山莊,雖然非雪季,但還是可以坐纜車上觀景台,另外公園內的最高峰Aconcagua (6,961M)超想爬的。

 

 

Codorba

11小時的夜車抵達後,無縫接軌參加上午舊城區與下午新城區的兩場walking tour,真的是閒不下來。新城區街景好像台北市,也有很多舊房子改建的文創小店與酒吧,以及我最愛的塗鴉。

 

 

 

 

阿根廷歷史上也曾發生白色恐怖,在1976年至1983年期間曾經歷軍人Jorge Rafael Videla的獨裁專政,動用國家機器肅清與迫害異議人士,受難者經常是半夜遭軍警帶走從此人間蒸發,人權團體估計有三萬人失蹤,這段期間也被稱為「骯髒戰爭」(Dirty War)。P1440534.JPG

看到一張張受難者的照片覺得很沉重,很哀傷,只因為少數人對權位的戀棧造成多少無辜的生命犧牲與家庭破碎。

Museo del Che Guevara,Alta Gracia

想來南美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看了革命前夕的模特車日記(The Motorcycle Diaries)特地到Che童年故居改建的博物館朝聖,了解更多關於Che的生平與不同時期的照片,令人惋惜的是39歲時參與推翻波利維亞獨裁者失敗,被美國CIA協助的軍政府抓到殺害,遺體30年後才找到運回古巴舉行國葬。旅行越多越覺得美帝政府才是這世界上最邪惡、最龐大的恐怖份子,處處作惡多端與惹事生非(英國與法國也沒好到哪去),中南美洲、中東、南北韓、兩岸、南北越,有多少國家深陷戰亂動盪、多少居民流離失所與犧牲性命因它而起。1953年推翻伊朗民選首相穆罕默德·摩薩台(محمد مصدق)因為他企圖將英伊石油公司國有化危及英國與美國利益。1954年推翻了瓜地馬拉民選總統阿本斯·古斯曼(Jacobo Arbenz Guzmán)因為他進行土地改革危及美國企業利益。隨便Google就發現太多由CIA背後策畫主導的政變,再以兩岸為例,一方面與中國建交做生意,同時再賣武器給台灣收保護費,但悲哀的是台灣卻不能不買,夾在兩個大國之間,最先被犧牲的都是台灣,台灣還是要自強,美國絕對靠不住,話說難兄難弟南韓也是繳了不少保護費給美國。因此非常欽佩卡斯楚跟Che不向強權低頭的勇氣而且挺過了CIA策畫的上百次暗殺與豬玀灣軍事政變。同樣的,我只討厭美帝政府,一路上也結識了不少美國朋友。

 

Posadas

坐了南美最久的17個小時巴士抵達,碰到週六又是一片死城,再次加入當地人沿著Parana河岸跑步,彼岸就是台灣在南美的唯一邦交國巴拉圭了。

 

Puerto Iguazu

類似泰北金三角,由伊瓜蘇河分隔阿根廷(下)、巴西(右)與巴拉圭(左)三國,是前往伊瓜蘇大瀑布的基地。

P1450107.JPG

 

Iguazu Falls

曾經滄海難為水,看完有魔鬼咽喉之稱(Devil’s Throat)的伊瓜蘇大瀑布後,要我怎麼面對其他"涓涓細流"最刺激的活動莫過於坐船衝向瀑布,鬼吼鬼叫太開心,喝了一堆水,也忘了還戴著太陽眼鏡,所幸沒被沖掉。衝向瀑布的途中,相機居然沒電了,急忙花了30秒快速打開防水袋,翻出在背包裡頭的備用電池,換完後再迅速關上防水袋,整個過程刺激程度不輸瀑布。

 

Rosario

任意逛逛市區,坐船到對岸河邊的沙灘,一瓶冰啤酒,吹著風,度過悠閒的下午。

 

 

接下篇

對「阿根廷(Argentina)-上」的想法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